公司没活儿擅自拉“私活”,货车司机是否需要支付违约金?

2023-09-17 来源:中国法院网

  受疫情影响,一货车司机承接公司的货运任务大幅减少,于是偷偷接起了“私活”,违反了与公司的运输合约,那他是否需要承担合约中的1万元违约金呢?近日,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合同纠纷,最终判决李某承担3000元违约金。


  被告李某系一名在家纺城专门从事货运的司机。2022年10月,李某与某家纺公司签订运输合同,约定李某使用其自有货车,为该公司运输家纺原材料,运费据实结算。合同中还约定未经公司同意,李某不得擅自为私人或其他公司提供运输服务,否则承担违约金1万元。


  合作后,因疫情导致家纺公司业务量骤减,李某的货运订单亦随之减少。为谋求生计,李某开始陆续对外承接运输任务,填补订单损失。家纺公司发现后,认为李某违反双方签订的运输合同,私自对外承接货运,导致无法按约完成其公司指派的运输任务,故将李某诉至法院,要求按约赔偿违约金1万元。


  庭审中,李某表示,在合同履行期间,其始终保质保量地完成了家纺公司的运单任务,从未因对外接单而延误。其对外接单属实,但由于疫情影响,家纺公司的业务量远不足维系其货运车辆的基本开销及日常生活所需,若非不得已,其也不会擅自对外接单,其对外接单的收入也仅仅填补其此前的正常收入,并未因此获益。但家纺公司坚持认为,李某的行为明显属于违约,要求其赔偿。


  通州法院审理后认为,李某与家纺公司签订运输合同,双方均应恪守信用、严格履行,李某在合同履行期间私接外单,有违合同约定,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关于违约金数额,法院认为,在合同履行期间,李某擅自对外承接运输订单,该行为发生于家纺公司因疫情导致货运任务骤减期间,其私接订单的收入也仅填补货车运营的基本费用,并未实际获益;且家纺公司并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李某该违约行为造成的实际损失。


  综上,根据李某的运输费用、收入情况、在外承接运输任务情况及公司受损情况,法院酌情判决李某因其违约行为向家纺公司赔偿违约金3000元。判决作出后,双方均未上诉。



编辑:常东芳

审核:贾   立